第二十一章 如何把一次平常的搭讪变为激情邂逅

    到此为止,我已经教完了成为奖品并让女人开始对你们奖品追逐的全部技巧。但可能有些人还没有清楚应该按什么结构或者顺序来使用这些技巧。

    因此,我在这里就给出一个例子,我是如何搭讪一个外国女孩并且在5个小时后和她滚床单。

    OK,开始吧:

    搭讪:

    我和朋友在拉斯维加斯的一个旅馆的酒吧看到了两个漂亮的英国女孩。她们穿着流行时髦。她们一个金发,另一个黑色头发。

    于是我走了过去,转头,身体和她们成一定角度站好。用有趣而活泼的语气说,“嘿,女孩们……你们了解八、九十年代的流行音乐吗?”

    黑发回答,“了解啊,怎么了?”

    我说,“我的朋友买了一只哈巴狗。你知道哈巴狗吧,就是那种小小的可爱的狗?”

    她:嗯,哈巴狗确实可爱。

    我:她还买了一只比格犬。短腿身长的那种小猎犬,你们知道吗?

    她:嗯,这种狗也很招人喜欢。

    我:(用夸张的语调)不错,因为如果你们不知道这些的话,我肯定要走开了(同时把身体转离她)。

    她:笑

    我:(把身体转向她)是这样的。哈巴狗是公的,比格是母的。她想找个八、九十年代的双人组合来作为它们的名字……我一直在帮她想名字。我本来觉得Sonny和Cher不错,因为Sonny听起来像哈巴狗的名字,而Cher也符合比格犬。

    (她和她的朋友都笑了起来。她们告诉我,这个提议不错。)

    我:不过不行,因为他们是七十年代的组合(她们坐在沙发边上的小桌子上。这时我就在她们边上的沙发上坐下了。我在这时坐过去,因为她们被我逗笑,觉得很开心。当你和女人讲话,并且她们表现得很开心时——例如,她们被你逗笑——你就是你在她们边上坐定的时机。这样做也是亲和感的表现)。

    女孩们:是啊,你说的太对了。

    我:你们觉得Prince和Carmen Electra怎么样?

    女孩们:还挺可爱的。

    我:不过等等……我觉得不是太好,因为Prince挺起来更像吉娃娃的名字。

    女孩们:已经笑的不行了。

    (这时我搭讪的部分已经差不多了。我要开始展示奖品性了)。

    奖品性:

    我:那管哈巴狗叫”Boy George”怎么样?

    女孩们:呃……

    我:(打断她们)不过也不行,她之前养过一只狗就叫Boy George。那是一只黄金猎犬,朋友就用八十年代的歌手”Boy George”给它命名。不过这是只母狗,她就叫它”Girl George”。但这只狗总是筋疲力尽的。路边的其他狗总想和它交欢,难道是因为它的名字太惹人注意了,我也不知道?

    女孩们:(笑)。

    我:不过我朋友觉得这样不好,于是把狗拴起来了。这个做法太糟糕了。George的荷尔蒙让它几乎疯狂。它变的暴躁,甚至会攻击小孩子。同时它开始发胖,到最后甚至路都走不稳,还得了糖尿病。再之后不久,可怜的George就死了(当我说这个的时候,表现出沮丧)。

    女孩们:喔,太可怜了。

    我:不过,事实上,我们都很庆幸这胖狗终于死了。

    女孩们:(有点惊讶我的转变,不过她们又被逗笑了)。

    我:不过我的朋友很伤心。

    金发:那确实是很难过的事。

    我:她有时就自己坐在电视前看George以前的影片。我无法接受这个,感觉她太古怪了。这大概就是我和她没法做朋友的原因吧。

    我:(对金发)你让我想起了Bugsy。

    金发:Bugsy是谁?

    我: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养了一只小兔子,叫Bugsy。我非常喜欢它,但有一天我姐姐撞断了它的脖子,它死了。妈妈去兔笼里换了一只新的兔子进去,期待我没有发现我原来的Bugsy已经死了。其实新的兔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Bugsy:是一只丑陋的野兔,对人不友好,不让别人摸它,还会咬人。不过我刚从学校回来时,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去和Bugsy玩,却发现它样子变了,行为也不同了:不是以前那只温顺可爱的小兔子了,它暴躁而且总想咬我。我哭着问妈妈:Bugsy怎么了?我妈妈告诉我,‘它长大了’,‘你长大了也会变成这样的’。

    女孩们:喔天呐,听起来很让人伤心。

    我:是啊,这就是为什么之后我都只买玩具宠物了。不用担心什么时候该喂它,也不担心它会随地小便。

    黑发:(笑着拍我胳膊)你太有趣了。

    我:我喜欢这个地方。

    金发:我觉得?Palms更好些。

    我:不过我还是喜欢这里(这里我就是在测试她们是否会落入我的框架)

    金发: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了……这里确实不错。周围很多不错的酒吧(注意她是如何落入我的框架的。这不容易被发现,不过很重要)。

    我:这里总很好玩。你们是国外的吧。

    黑发:对。我听说过一句话,洛杉矶是没有本地人的。

    我:不过我就是本地人。我在这出生。

    金发:真的?!那太有意思了。

    我:嗯,我喜欢洛杉矶。虽然很多住在这的人给了我们本地人坏名声。

    金发:什么意思?

    我:我有个朋友,长得很像Gary Coleman。你们知道Gary Coleman吧?

    女孩们:认识

    黑发:那个矮矮的黑人。

    我:对,就是他。不过我朋友是他的白化病的变种,同时朋友的头发还是亮红色的。

    黑发:(笑)那看起来不是像妖怪?

    我:对,就是的。如果你看到他,千万别叫他小侏儒。

    女孩们:为什么?

    我:因为他不是侏儒啊。为了不让他长大以后还是侏儒,他父母专门给他打生长激素。不过他确实不算侏儒了。侏儒是四英尺11英寸以下,而我朋友是四英尺11.5英寸。

    女孩们:(笑得受不了)听起来太可悲了……这个可怜的人。

    我:有一次,他在好莱坞环球影城的一个party上,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长岛冰茶。不一会他就得找地方嘘嘘了。刚好那附近没有洗手间。他是个很矮的人(我用拇指和食指比出两英寸来),他不想跑到小树林去嘘嘘。不过他刚好找到一辆还没熄火的高尔夫球车,但司机不知道哪去了。他打算准备开去最近的洗手间方便。他那短腿蹦跳了半天,好容易才爬上那车子,发动引擎,准备倒车。不过这可怜的家伙实在喝醉了,直接把高尔夫球车撞在了一辆崭新的宝马车上。更不幸的是,那辆的女车主就在边上。她对他说,“先生,我想你得帮我修好这车了。”我朋友鄙夷地看了她一眼,傲慢地说,“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我在这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所以女车主就喊来了警察,警察立刻拘留了这位白化的Gary Coleman。他们就把他带到拘留所去了,他收到了酒后驾车的法庭传票。

    女孩们:(止不住地笑。然后告诉我她们才从洛杉矶回来,告诉她们去玩过的地方)。

    我:(我告诉她们,她们去的那些地方没什么意思。如果下次她们再去洛杉矶,应该喊我一起去,只要她们不是那种色迷迷的、只把男人看做长了腿的香肠的女孩。)

    女孩们:(笑)

    我:我觉得,女人比男人还要色。

    女孩们:不啊,男人比女人色多了。

    我:错,女孩比男人要色,而且比男人还要心急。比如说,我五个月前去布拉格时遇到……

    黑发:喔天呐。你还去过布拉格。我想……

    我:(打断黑发的话)安静点……我在讲话呢。(对她笑)

    黑发:(也笑笑)你太混蛋了……

    我:(笑)我知道。

    黑发:不过你很有趣。

    我:你才发现吗。

    黑发:呃……

    我:我刚刚说到哪……等下……你刚才想说什么吗?

    黑发:嗯,我想说……

    我:行了,你发言结束。轮到我了。

    黑发:(呼)

    我:我刚才说的,五个月前我去布拉格玩,认识了几个以色列女孩。我告诉她们现在大多数美国人大多都做过环切手术。不过她们一直跟我说,她们不相信,并且要求我脱下裤子让她们看看我是否做过手术。我知道看是否作过手术都是唬人的。只是她们想和我滚床单的蹩脚的借口而已。不过我确实感觉不舒服,她们只把我看作长了脚会跑的香肠而已。女孩真的很色。

    女孩们:(都笑起来)

    金发:他很酷。

    黑发:对,是的。

    我:我知道。

    我:(做出关心的表情,同时把我身体转离女孩)你们不是出来卖的吧?(说这个的时候,我可以装作要走开,因为我已经建立了奖品性)。

    金发:(惊讶)你说的出来卖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的表情)你们不是提供什么服务的小姐吧?

    金发:当然不是。

    我:那就好……我正准备走呢,在这里经常遇到那样的人。不过比哥斯达黎加的情况要好多了。

    金发:哥斯达黎加怎么了?

    我:上次我和朋友去哥斯达黎加玩。我们到首都圣约瑟,叫了辆出租车,说去最近的旅馆。他就把我们带去了Del Ray旅馆。我们入住以后就去旅馆的酒吧玩。在那认识了几个女孩,不过和她们聊一会之后,她们就说,‘Tu gustas?(西班牙语,你喜欢(我)?)’我说,‘Mi gusto(喜欢)。然后女孩就问,‘你给多少钱?’我们才意识到,这些女孩都是妓女,然后我们决定离开圣约瑟,去了附近的一个在雨林边上的叫做Jaco的海滩小镇。我们入住了一家就坐落在海滩上的旅馆。中午我们去了一家牛排店。午餐时我们认识了两个看起来可爱清纯的女孩。我们聊得非常愉快,突然一个女孩看着我,说‘Tu gustas?’我说‘mi gusto’。她就摸着我的小弟弟,说‘你给多少钱?’这时我就确信了,哥斯达黎加的女孩全是妓女。我决定在剩下的旅行中,对每个女孩调侃,说她们是妓女,并且告诉她们,我在国内时如果做爱要给钱,也是女人给我钱。一天晚上在酒吧,我和一个女孩调笑说她是妓女,虽然我知道她是和父母出来度假的哥伦比亚女孩。她对我的这种调侃并没什么兴趣。不过长话短说,最终她还是成了我在哥斯达黎加的女朋友。我们午夜在旅馆的泳池里裸泳,激情地做爱。那确实是浪漫的一晚上。我想我内心是个喜欢浪漫的人。

    黑发:我也经常旅行,虽然不想你那么满世界跑,不过我确实经常到处玩。我也喜欢那些常出门旅行的人……我是指那些满世界旅游,对什么都懂很多的人……这也是我为什么想到处旅游。

    黑发想和我讲她旅行的故事,不过我告诉她,我喜欢旅游是因为冰淇淋,而不是喜欢旅游本身。我开始讲俗气的冰淇淋。不过我一直逗笑她们(注意我这里用的是推拉中的显示与隐藏的方法,让她想要我,让她追逐我——非常有效)。

    (然后我会安静下来。我让她们来找话题。这种方法很好)。

    黑发:对了,你叫什么?

    我:Swinggcat……你呢?

    黑发:Brunette(黑发,-)你想喝点什么吗?

    我:伏特加奎宁

    黑发:喊了服务员,帮我买了酒。

    奖品追逐:

    一直到这里,我都没有认真的问过她们任何问题。不过刚才她们已经先向我问问题了,我就可以反问她们问题。我从冷读开始。

    我:(看着金发)我打赌你是个观众,而不是演员。

    金发:什么意思?

    我: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有些人无论什么事他们都积极去参加,他们是演员。另一些人更喜欢在一旁看着,想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是观众。你是观众。我想有时候有些事你确实想去做,不过你会先仔细考虑一下,再决定做不做。其实想做什么就应该直接去做,不要考虑太多,这样你会觉得更开心的。

    金发:嗯,确实是这样。

    我:不过她(我指着黑发),她比你喜欢冒险的多。

    黑发:你猜的很准。

    我:我还猜你喜欢被别人关注。

    黑发:嗯……

    我:你希望得到那些和你关系特别的人的关注。你很享受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黑发:对,非常准。

    我:是的,因为我也是这样的人……

    黑发:能看的出来。

    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做不了朋友。我们两都想去做人群中的焦点(注意:如果我在她眼中没有奖品性而这么说,就是拒绝她。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想要”我了,我这么说就只是暂时不接受她而已。换句话,我正在测试她,让她来告诉我为什么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黑发:我们都喜欢疯狂,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相处地很好。另外,我也不总是要成为人群中的焦点。

    我:是么……不过别忘了,如果我们出去玩,我一定会成为全场的焦点。如果你想压过我,即使一次,我就再也不会和你做朋友了。这是原则问题。

    黑发:(笑)你太疯狂了,不过我喜欢你。

    我:我知道。你和你父亲亲近吗?

    黑发:不亲近……可能我小的时候比较亲近吧……不过我长大以后,我就和他来往不多了。

    我:你知道吗,我这么说,是因为我觉得你虽然是一个爱冒险的人,但另一部分的你却有些自闭,不容易来往。也就是这部分的个性,有时让别人无法了解到真实的你。

    黑发:很对。

    我:我觉得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会有一个父亲形象的人。不过这个父亲形象的人却不一定要是男性。就像我,我爸爸因为工作原因很少陪着我。而教我如何成为一个男人的,是我的外婆。她外表看起来普通的犹太族意大利妇女。不过当你了解她之后,会发现她确实是一个女强人:不仅仅是嘴上功夫,她的左钩拳绝对是世界级的。她不仅教我怎么自己站起来,她也教我怎么打架。你问她打我吗?当然,不过显然她不会虐待孙子。我们经常互相打着玩,我想这是我们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吧(这个故事的灵感来自我的朋友Chris P)。

    黑发:天呐,你外婆也这么有趣(她开始讲她外婆的故事)。

    这时酒把要关门了,我们决定转移到另一个酒吧去。到了那边,黑发女孩坚持要帮我买酒。我继续和黑发聊天,而我朋友和金发聊天。我不用担心和两个女孩同时聊天而最后不知道该选择哪个——这就是僚机的作用。然后我去了趟卫生间。回来时,另外一个男人在和黑发聊天。所以我就我的朋友和金发聊开了。我开始给他们看一些我去欧洲旅行的照片。我用眼角留意到,黑发一直在往我这边望,不过我装作无视她。之后她耐不住,打断我,说她也想看看那些照片。我给她看了一张,然后把相机拿走了。然后我们聊到一支摇滚乐队,她说她也很喜欢这支乐队。我和她双手击掌,顺势握住她的手。告诉她,她竟然有这种品位,很酷,因此我允许她喊我出去玩。然后我握着她的手、推开一点,说:

    我:不过我不确定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爱冒险的人。所以我不确定我能不能带你去见我的朋友。

    黑发:喔,我是一个爱冒险的人。

    我:那你最近一年里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什么?

    她告诉我了,我告诉她,她的回答过关了,我可以让她看我的照片。然后我给她看了我在欧洲旅行的照片。她告诉我,她很喜欢我这样到处旅游的人。

    接吻:

    我告诉她,我也喜欢她到处旅游这点。我再和她双手击掌,握住她,把她拉近我,几乎嘴唇相接。她靠近,想吻我,我把她推开(这非常有效)。这时我仍然保持安静,因此扩大两人之间的张力。然后我无意拉起一点衬衫,露出一点腹肌(这是一个女人去年教我的。这种做法会撩起女人的感觉。效果就像女人在你面前挤出乳沟一样)。不过我一直不讲话,这就让她开始试图找到话题(这也是让她奖品追逐的一种方式,不过如果你的奖品性不够,这种方法很难奏效)。

    就在她试图重新开始聊天时,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拉近,嘴唇相贴。她试着吻我,我再把她推开。这时我开始和她聊天,不过选些很无聊的话题(不像其他男人——喜欢在这时聊些性有关的话题——我聊些无关痛痒的老话题,仍然是为了后面的热烈的吻制造张力)。然后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拉过来。我们开始接吻。当她伸出舌头时,我同样回应她。然后我伸出舌头,她也同样回应我。她开始更热烈的吻我,我同样回应。

    她很开心地告诉我,“你是个魔鬼”。我可能是在她的21年里,第一个对她这么做的人,而且她喜欢这种接吻的方式。她问我,我们准备去哪,我说她太心急了。我告诉她,我还不了解她,她就已经把我当做会走路的香肠一般迫不及待了。她笑了。我的朋友和我带着女孩回到我们住的旅馆。我的朋友没有泡到金发,金发就直接回房睡觉了。

    做爱:

    我建议黑发,我们去她房间。她说她也想,不过她朋友应该不同意。我说如果她朋友觉得嫉妒或者觉得一个人不爽,我们可以3P。她笑,说问问朋友去。她回来说,朋友不喜欢这样。我说,“我只想让你觉得舒服:去你的房间还是我的房间,你决定吧。”她决定去我的房间。到了之后,她觉得有点不开心,因为只有一张床。我告诉她没关系,可以让我朋友睡折叠床。不过问题是,我那朋友这时候不同意睡折叠床。他说他坐在边上,黑发说这样她很不舒服。

    我只好和她去了卫生间,那里我朋友看不到。她和我开始前戏,我继续做些身体的推拉,把她拉向我又推开。我掀起衬衫,露出腹部。她把我拉过去,我掀开她的衣服,腹部相贴(我发现很多女人都对这很有感觉)。她开始脱我的衣服。我把衬衫脱了。这时,她还穿的整整齐齐。

    之后就是爱情动作片的疯狂情节...
    我没有写出其中的每一个细节。我跳过了不少。不过我写到了所有让我把到她的全部部分。

    我希望给出这样一个从认识女人到建立奖品性到女人对你奖品追逐的全过程,能对你有帮助。如果你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故事,或者只是想告诉我你是多么喜欢这本书。

微信扫码赞助

上一篇:第二十章 外构女人的测试和框架